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县区排行
1
0投稿数
2
0投稿数
3
0投稿数
4
0投稿数
5
0投稿数
6
0投稿数
7
0投稿数
8
0投稿数
9
0投稿数
10
0投稿数
俺庄春节闹玩儿艺
发布时间: 2017-11-28 16:11:12

过去,在我们鲁北农村,人们习惯把春节文娱活动叫“闹玩艺儿”。这是多少年来形成的习俗了。不论年头好歹,不管年丰年贱,闹玩艺是“必须的”。虽然乡亲们自嘲为“穷开心”、“穷乐活”还调侃,黄狗爬在墒沟里,不獾,装欢。但一旦哪个村没有锣鼓、唢呐、丝竹之声。把年过成了“聋子”、“哑巴”之年,不仅遭到本村人的不满、抱怨,就是邻村的群众也看不起,送你一句“全村没有一个治事的人”,是好听的,甚至嗤之一鼻,甩上一句“阖庄就没有一个站着尿尿的”?

春节闹玩艺儿是节庆群众性的自娱自乐,田野村夫,满头高梁花子的泥腿子庄稼老粗,既没有名人高师指点,也没有工夫排练,那玩艺闹的能好到哪里,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俗话说:“自己扎花自己戴,自家的孩子自己爱。”乡亲们年年如此,却照样玩得开心,看得乐活。

那时闹玩艺儿都是演像“王小赶脚,”“小姑贤,”“井台会”这类传统的老俗套的小型地方吕戏,随着年代和形势的变化,60年代初,我们村排演了一出反映农村阶级斗争的戏“夺印”。这是一部成本大套,多人物、多场次的大型现代剧目。这类时装戏,对我们这个只有百十户人家的小村而言,不只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简直就像现在的农村建筑小包工队。在城里承揽了一项盖高楼大厦的大工程。况且那时的农村由于受旧思想的影响,闹玩艺儿全是大老爷们的一统天下。扭秧歌、踩高跷、跑旱船的场子,那么广阔,唱戏的戏台扎得那么宽大,也没有妇女的一份天下。本来庄小人少,梢瓜打驴,去了一半,对演员不仅没了挑选的余地,就是把庄里的另一“半天”的秕皮瞎眼、歪瓜裂枣,不管茅子土蒌酸都敛摞上滥芋充数,还捉襟见肘哩!

不用说,闹玩艺儿的女主角全有大老爷们演了,人们常说,人是衣裳,马是鞍,台上的戏角靠装扮。大老爷们反串女角,演传统古装戏靠浓妆艳抹、靠行头打扮可使演员面目全非,演现代戏,纸里难包火了,角色都是平常人,没有了包装、没遮没拦,素面朝天,一览无余,再让长年累月、风吹日晒、粗手大胳膊撸锄把子的庄稼汉反串女人,那形象,可真有点滑天下之大稽了。就更别说一张嘴那粗喉咙破锣似的大噪门了。

有句老话,演戏不像不如不唱。就为演‘夺印’,单那剧中的几个女角色,就把揽头(称闹玩艺的负责人或导演)士林叔给难为的够呛。记得剧中有一个反面女角色叫兰菜花,如按传统古装戏妆扮,以“小姑贤”中刁氏这类丑旦的扮妆就行了,但现代戏中的兰菜花毕竟不是旧社会的恶婆婆,虽然士林叔在演员的挑选和妆扮上费了心机,烂石堆里终究找不出璞玉,朽木更是难雕成器,就为把一个五大三粗、黢皮拉草的庄稼大老爷们打扮成当代社会的半老徐娘,士林叔那个上心啊,每次出场不是上瞅瞅,就是下看看,摸摸头饰,扯扯衣裳。有一次演出,为使这一角色更女性化,用现代的话说是更性感些,竟别出心裁的从家里拿来了两个棒子面饽饽,揣进了角色的前胸,以突显兰菜花那丰满性感的乳房。但演员的动作太张扬,一不小心,两个饽饽竟从身上滑落下来,闹了个就地满场滚,这下被台下跟着主人看戏的一只大黄狗看见了,立马窜上台去,也不顾我主人的极力阻拦,叨起饽饽冲到台下,逃之夭夭了。这一情景,引起台下全场一阵爆笑,真没想到,士林叔的用心良苦,竟闹了个反拙弄巧袍子倒个大夹袄的笑话。

我记得还有一次,那年村里演吕剧“王定保借当”县官审讯王定保的第四场就要开幕时,糟了,扮演赵县官的希顺哥在后台突然不见了。这下可把士林叔给吓坏了,常言说,救场如救火,急得士林叔在后台抓天撩地地喊啊,此时希顺哥因拉肚子正蹲在后台一旁的茅房里呢,听到喊声,他心里话,“坏了”也顾不得肚子疼了,立马起身提上裤子,心急火燎地跑到后台,大声喊了声“升堂!”就急当马活地出场了。正冠、撩袍、落座后,对着跪在案前的王定保手持惊堂木在桌上一拍,原本的台词是“堂下,姓氏名谁,家住哪里?”只因慌里慌张地急于上台,武大郎敲鼓蒙了点子,竟脱口说出了“王定保,你叫什么名字?”这突如其来的发问,使扮演王定保的二秋子打了个愣怔,幸亏二秋子生性机敏幽默,立马答道“大老爷,你是问我的小名(乳名)吗?”希顺哥这时也已镇静下来了,立即答道:“正是”。“大老爷,我叫二秋子啊!”一个拖长音叫板,伴奏响起,化险为夷。戏照常演了下去。一场极为尴尬啼笑皆非的窘状,在希顺哥和二秋子灵活机智的应对下,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而且是天衣无缝,妙趣横生。

回忆起那时春节闹玩艺儿,不管外村和本村的演出,经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瑕疵和纰漏。但善良、淳朴、热情、宽厚的乡亲们,从不台下起哄、叫倒好、喝倒彩、拍倒掌,别说向台上扔东西了。总是善解人意的体谅说,庄稼玩艺儿嘛,演得不赖。闹玩艺儿所营造的节庆气氛,给人们带来的开心乐活就够了,至于那些破绽、瑕疵,倒成了乡亲们流传至今,茶余饭后、乐此不疲的谈资、笑料和“佳话”哩!

作者:耿兴义   滨州市滨城区秦皇台乡政府

18266595199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