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县区排行
1
0投稿数
2
0投稿数
3
0投稿数
4
0投稿数
5
0投稿数
6
0投稿数
7
0投稿数
8
0投稿数
9
0投稿数
10
0投稿数
用镜头记录生命中的感动
发布时间: 2017-11-28 17:11:43

我爱摄影,更爱用镜头记录身边的人和事,以及生命中的感动。

1990年至1993年,我曾经在黑龙江省农垦九三油脂化工厂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当时,我有两部照相机,一部是德国产的奥林巴斯牌相机,用135彩色胶卷,主要拍摄大型会议、领导视察等活动;另一部是上海产的海鸥牌相机,用120黑白胶卷,是专门拍摄新闻图片用的。当时,我还有一间在办公楼楼角改建的几平方米的暗房,就是在那间简陋的小暗房里,我拍摄并洗印的新闻图片先后在《黑龙江日报》《农垦日报》《黑河日报》《九三报》《现代职工报》《黑龙江经济报》《北方经济报》《东北亚经济报》《经济新闻导报》《厂长经理报》《农村金融报》《致富信息报》《价格信息报》等报刊上发表。后来,我调入九三电视台从事新闻记者工作,手中的摄像机替代了照相机,由原来向报社投稿改为向各级电视台新闻栏目投稿。不过,我还是买了一部傻瓜相机,闲暇时为家人拍一些生活照片,自娱自乐。再后来,也就是我调入山东无棣工作16年后的2011年,《渤海晨刊》开设“影像”版后,我又重操旧业,还专门花三千余元钱买了一部日本产的索尼数码相机。

2011年年末某日午后,无棣喜降瑞雪。雪过天晴,我想起我所居住的无棣文广新局老家属院院门旁那几排硕果累累的紫叶小檗来,于是拿起相机跑下楼,在雪地里拍摄了数张紫叶小檗图片,并以《白雪映红豆》为题于2011年12月2 日发表在《渤海晨刊》“影像”版上,这是我在该版上发表的处女作。2012年年初某日清早,无棣下起雾凇来,我又拿着相机拍摄了几张紫叶小檗图片,并以《霜欺红豆豆愈艳》为题再次发表在《渤海晨刊》“影像”版上。此后,我拍摄的《傲雪迎春》《红豆傲霜迎新春》《不经寒彻骨,怎得果如丹》《日出窗花红胜火》《日落江花红胜火》《柳色遥看近却无》《双龙舞雪戏宝塔》《池畔红鲤闹》《各自精彩》《两不误》《童心》《我也来帮忙》《一家“三口”奔幸福》《互爱》等图片先后被各级报刊采用。

我喜欢旅游,在游览名胜古迹、欣赏青山秀水之际,总爱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用相机、用笔记录下来,并在《渤海晨刊》“旅游·美食”版“滨州旅行家”栏目上先后发表了《昔人黄鹤皆西去 唯留诗赋叹古今——黄鹤楼游记》《落霞与孤鹜齐飞 秋水共长天一色——滕王阁游记》《洞庭天下水 岳阳天下楼》《美景美食美传说——杭州西湖游记》《鸡公山颐庐 中国人的志气楼》《亚洲第一滩 青岛金沙滩》《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古代县衙——内乡县衙》《园林之盛,甲于天下——瘦西湖游记》《“中原好莱坞”——焦作影视城》《青岛一日游》《庭院深深深几许——汪氏小苑》《游东坡赤壁》《“军旗升起的地方”——参观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大连游记》《帝王御苑揽——北京北海公园游记》等配图游记。

无棣是我的第二故乡。爱第二故乡就要爱她的人文,不然就很难与她融为一体。人文方面的文章配上插图,可以起到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效果。可是,由于时间久远,有关的历史人物、事件的图片很难淘到。我在《鲁北晚报》“滨州人文”上发表的占两个版面的六千字的《豆子䴚:无棣的“水泊梁山”》一文里的豆子䴚地理位置图是我从隋朝末年群雄割据地图上翻拍的,在《滨州日报》“人文滨州”版、《大众日报》“往事•发现”版上发表的《吴之勷:绿端石碑刻承家风》一文里的吴之勷画像是在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的《无棣人物春秋》一书中扫描而来的,在《鲁北晚报》“滨州人文”、《大众日报》“往事•发现”版上发表的《张爱玲的祖籍及其显赫家世》《爱玲出名门 张氏源无棣》里的张爱玲祖上直传世系图则是我亲手绘制的。近年来,我在省、市等报刊上还先后发表了《无棣李氏兄弟与苏轼的醇厚文缘》《北宋词人李之仪参加过的最快乐的一次Party》《李之仪与两个奇女子》《“寰海安澜”:古渔港的繁华印痕》《吴式芬与“双虞壶斋”》《“人骏滩”背后的历史》《人骏滩背后的南海开发与保护》《鲁北地区惟一保存完好的明代县衙——海丰县衙》《李山与郭沫若的书画情谊》《建筑大师张镈的桑梓情》《无棣籍著名抗日将领冯安邦 “抬着棺木上战场,誓死保卫台儿庄”》《无棣首任县委书记石景芳》《徐尚武:绝不能当小日本鬼子的俘虏》等数十篇图文并茂的文章。

作为一名新闻记者,我除了向《大众日报》“往事•发现”、《渤海晨刊》《滨州日报》“我看滨州”“快门快乐”“百味人生”“人文滨州”和《鲁北晚报》“拍客”“滨州人文”等栏目投稿外,还在《滨州日报》上发表了《棣城放置6000平方米生态景观浮岛》《我的作文我来读 百名学生暑期走进电台直播间》《喜鹊住上了高楼大厦》等图片新闻。我单位刘汉民是一位离岗的老同志,他不但京胡拉得好、扬琴打得好,还迷上了民族弦乐器的收藏、修理和制作。我采写的《刘汉民和他的“弦乐器博物馆”》一文被《渤海晨刊》采用时,配发了我拍摄的4幅图片,其中有一幅16cmX24cm的图片是我至今发表的百余幅图片中规格最大的一幅,令我激动了好一段日子。此文被网络转载后,引起了大众日报社一位专职摄影记者的关注,他专程来无棣采访了刘汉民,并在《大众日报》上刊发。我还和他人合作,将刘汉民的“弦乐器博物馆”搬上了《光明日报》。

作为一名合格的新闻工作者,我对不文明现象勇于揭露、敢于抨击,并拍摄了一些曝光类的图片。近年来,滨州市各级政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集中清理村庄草堆、粪堆和垃圾堆“三大堆”痼疾,成效显著。但是,个别的“城中村”卫生状况令人堪忧,直接影响了城市的形象和投资的环境,阻碍了生态文明村的建设步伐。我采写的《清理“三大堆”勿忘“城中村”》在《渤海晨刊》“影像版·曝光台”版“曝光”后,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此后,我还在“曝光台”“多棱镜”等栏目上发表了《请为孩子们让出一条“绿色通道”》《请为孩子健康筑起“防火墙”》《人怕伤心 树怕剥皮》《十年树木 百年树人》《残缺霓虹灯影响市容》等图文稿件,社会反响强烈。

我很喜欢《渤海晨刊》(后为《滨洲日报》)“影像版·镜头背后的故事”栏目,这个栏目也是我发表作品较多的影像版栏目之一,如《揣在心口的“全家福”》《强拈照片频频看 再读家书泪涟涟》《难忘16年前抗洪抢险》《“小兰,你还好吗?”》《我的青春,曾经也飞扬》等等。伴随着2012年新年的钟声,我打电话问候远在千里之外一个人生活的母亲,一连打了三天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后来从小姑那里得知,母亲因心脏不适住进了医院。记得,那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我专程护送从黑龙江“北大荒”来我家小住的母亲到北京,并将她送上北上回家的列车。在北京候车期间,我陪母亲到天安门广场和故宫等地转了转。每当过马路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牵着母亲的手,用我并不高大也并不健壮的身躯保护着母亲。年近七旬的母亲像个孩子似的任我牵着她的手,行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那种信任感、安全感和幸福感洋溢在母亲已不再红润的脸庞上。那一刻,我才知道母亲心里多么希望她的儿子能永远地牵着她的手啊,为她引路,给她依靠。如今,母亲已渐渐老去。她那双手,布满了青筋,失去了往日的丰润。母亲,多想靠近你,依偎在你温暖寂寞的怀里;母亲,多想告诉你,你的寂寞我的心痛在一起。于是,我找出一张第一次和母亲的合影照片,将它翻拍下来,配上饱含深情的文字。2012年1月10 日,《渤海晨刊》以《永牵母亲手 平安度春秋》为题将此文发表在“影像版·镜头背后的故事”栏目上。

2015年“父亲节”期间,由大众报业集团主办的《鲁中晨报》开展“晒晒你和父亲的合影”活动,分享照片背后的故事。当年6月24日,《鲁中晨报》以大标题《如海的怀抱 如山的依靠》刊发了三篇文章,其中就有我的两篇文章,一篇是写我父亲的《强拈书信频频看》,一篇是写我岳父的《我为岳父点喜烟》。这两篇文章里的我与父亲、岳父的两张老照片都是我从相册里找到的,通过扫描制成的电子版。如今,父亲、岳父两位老人先后舍我而去,唯有与他们的合影和思念的文字永远珍藏在了我的剪报集里。

今年夏季,爱人见我携带相机上下班不方便,便为我买了一部照相功能相当强大的手机。有了手机中的“照相机”后,我可以随时随地将我拍摄的图片通过手机微信发送到“朋友圈”里,让我的网友们第一时间分享我的快乐,分担我的悲伤……

(作者姓名:张海鹰  作者单位:无棣县电视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