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县区排行
1
0投稿数
2
0投稿数
3
0投稿数
4
0投稿数
5
0投稿数
6
0投稿数
7
0投稿数
8
0投稿数
9
0投稿数
10
0投稿数
把生命浪费在美丽的事情上
发布时间: 2017-11-29 09:14:48

岁月的脚步在季节交替中又迈过一个流金似火的六月,从容如旧,沉着依然 。    

  回望身后的一百八十个日子,翻看一百八十页日记,每一段路程中都印着我清晰的足迹,每一页纸上都有我工整的字迹。生命,早已走过潦草的季节,过了混沌的年纪,我很庆幸,在我懂得珍惜时,我的脚下尚有很长的路可以认真去走,我的手中尚有许多空白的页可以仔细去写。我攥着大把的时间,犹如拥有万贯财产的富足。是的,世上还有比时间更金贵的东西吗?      

六个月,六篇征文,像一张张试卷依次排列在我的行程中。一月份的“雪花山”征文,二月份的“文化节”征文,三月份的“建党95周年”征文,四月份的中财小说征文,五月份的执手预赛征文,六月份的执手决赛征文。是征文也是比赛,是比赛也是考试,是考试必定会全力以赴,不遗余力。人生能有几回搏,此时不博待何时?如此,才不负我日复一日的阅读与积累;如此,才不负我年复一年的舞文弄墨;如此,更不负我多年来对文字的一往情深与孜孜以求。

 六月底,最后一篇文章封笔。六篇征文,一万五千个字,像一万五千朵花儿,姹紫嫣红开放在我的身后,铺展在我的脚下,蜿蜒成一条鲜花之路,摇曳着最美的春光,妩媚着我最深的灵魂。

其实我的生活主课不是作文写字,不是养花种树,不是春看百花秋赏月,不是夏迎凉风冬赏雪。我的一大块责任田里种植的是数字,是千千万万个纵排竖站没有任何规律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我日日匍匐在里面,耕耘在其中,像一名小学生每天做他们的加减乘除。不同的是,小学生的数学功课可以偶尔偷点小懒,耍点小滑,最多落个叉号,或者扣上两分而已,而我的责任田里的任何一个数字都可谓举足轻重,它们关系着钱,牵连到利,所以任何一点小小的失误都不能和小学生的数学功课同提并论。因此,我在做这门功课的时候一定是千分小心,万般专注,如此方能保证我的责任田茁壮成长,如期收获。   

忙碌可能是我的生活主课,但是站在荒芜或空闲的田地里望过去,或许这里别有一番风景呢?     

至于孕育栽种那些文字,纯粹是我的业余爱好,所以我把它们统统种在地头、地垄或沟渠旁,所有责任田之外细枝末节的地方,边边棱棱的去处。好在它们也不嫌弃位置的偏僻,空间的狭窄,条件的简陋,在我刷碗的水流声中,在我洗衣服的泡沫里,或者在我擦地板的空档,照样呼呼生长,长出葱茏茂盛的一大片,日积月累,连成一派壮观浩荡喜人的气势。    

佛曰: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一个人心中有梦,所有的时间都会为你所用。”所以我相信,相同的时间交到不同的手里也便有了不同的长度。      

一万五千个字的敲打不难,难的是酝酿,是构思。多少个夜晚,星星疲惫了眼,月亮垂下眉,我,一盏孤灯,一台电脑,十指在键盘上弹奏,心灵在文字间起舞,或一曲高山流水,或一首彩云追月,“十里平湖,一窗薄雾,两岸青山,关不住万红拥簇。”冰与火在这相撞,灵与感在这碰触,方寸之地,有“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困惑,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我的“执手杯”决赛征文《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从酝酿到落笔再到发帖可谓走过了一条极其漫长的蹉跎之路。它的初稿《高高抛出的空瓶子》早在两年前便已完成,只是写完后自己不满意,好像亲手缝制了一件衣服,费心劳力缝制完,穿在身上一试,竟感觉不咋样,所以就把它搁置起来。半年后,重新取出修改,并改名为《我的小姨》,遗憾的是,修改效果仍是不甚理想。没办法,继续封存。一年后,我还是死心不改,再次取出来拯救,又改名为《高花白于雪》。如此三番五次地倒腾,虽然自我感觉比之前有所改善,还是没有百分之百的自信出手。为了验证我近乎麻木的感觉,从电子邮箱发给一位资深文友,征求意见,那边看完后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说发论坛看看反响吧。我自然心领神会朋友这句话的言外之意。随后又是一段长长的封存。

一百元的衣服穿出二百元的效果是我的追求,再便宜的衣服也绝对不能露出多余的线头或有开裂的缝隙是我的底线。     

对待文字,我不喜欢凑合,不喜欢将就,我更喜欢字斟字酌,精益求精。即使修不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功夫,我却待之如刺绣,不求日进尺丈,但求精细清丽;为之如烧青花瓷,不求流光溢彩,但求疏雅怡丽。“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的时候,你就应该静下心来学习;当你的能力还驾驭不了你的目标时,就应该沉下心来历练”。我想说的是,当你的文字还不足以支撑你的自信时,你最好选择沉淀,再沉淀。

今年六月,当“执手杯”征文主题“生如夏花”出现后,我即可想到了我的“空瓶子”,“我的小姨”,我的“高花白于雪”,我确定,它就是我在这个季节里最美的“夏花”。我立刻把它取出来,取出了这件做了两年却又从未在人前穿过的衣服,抖开了,铺在案板上,重新构思,重新设计,重新裁剪,重新缝制。一刀刀剪去,弯曲自然,张弛有度,一针针缝去,仔仔细细,不留疏忽。当两千七百个字的散文《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结束时,我感受到一种得心应手的舒畅,一种水到渠成的淋漓,那一刻,仿佛有一股清风正向我徐徐吹来……终于,我穿上了这件缝制了两年的衣服,走进了人们的视线。    

七月、八月、九月是各项征文评比并公布结果的时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草心”。对于结果我是满怀期望的,付出了,当然希望有收获。得奖,我欣然,我会以此为契机,笔耕不辍,更加坚实我的文笔;不得,我坦然,希望的落空不是气馁,不是沮丧,而是一个过程的结束,另一个希望的开始。

把生命浪费在美丽的事情上,即使凋败又何妨?缕缕芳香早已浸透在岁月中。

(作者:刘玉清  滨州市邹平县创新集团)

附件: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