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县区排行
1
0投稿数
2
0投稿数
3
0投稿数
4
0投稿数
5
0投稿数
6
0投稿数
7
0投稿数
8
0投稿数
9
0投稿数
10
0投稿数
一位画家的写生日记——行走在风景中的光与色
发布时间: 2017-11-29 11:15:36

左起:李德强、张子栋、祖辉、付志强(2016年10月摄于右玉县朱家窑)。

对于一个风景画家来说,外出写生会遇上各种各样的事——各种有趣的、困难的事,我在这里聊一聊我写生中遇到的事。

外出写生必备品——防晒!

这里晒晒我当时晒伤效果,呵呵......自己觉得挺丑的。 

2016年暑假在荣成晒伤的手。

2013年9月底,我们几个同学(尚波、悲法和尚、石夫传、刘晓华等)先去了右玉县,白羽平老师和其他同学后到的。那是第一次到右玉,也是到那么远的地方写生的第一次!考虑的很不充分。我们到右玉时已去了几个画家,其中有油画院的秦烨、总参老干部局的颜伶(她比我大一岁,是位很有气质的美女。车开的好!)。当时吃饭时看秦烨老师脸黑黑的,鼻子、脸颊红红的,而鼻子特别红。看起来有些像舞台上的小丑,有些滑稽。当时还奇怪,秦老师的脸怎么了?此时的我还不知那里的太阳厉害!当时只是带着一顶普通的单帽,几乎没有遮阳效果。

过了两天,洗脸时觉得脸颊、鼻梁生疼。一照镜子,自己的脸也开始——红红的鼻子、红红的脸颊了。这才知道这是给晒伤了!尚波的秃脑袋也给晒爆了皮。在写生中,尤其像在右玉这样的高原,平均海拔1400米,高的地方到1800米,而夏、秋两季特别晒!经常遇到一些老师给晒伤了,有的还比较严重。后来,与秦烨老师聊起此事。当时他晒伤已很厉害了,鼻子、脸已开始往外渗血了!所以,外出写生一定要做好防晒。这里建议一下,大草帽虽不洋气,不起范儿,但是防晒效果很不错!

经过近一个月的右玉写生,大家都已经很疲劳了。下面照片是与老师在将要离开右玉时的合影。从照片上可以看出,老师和我都已经很疲劳了,这时晒伤的脸稍微好一些了。这里的疲劳有的是来自体力上的,有的是来自睡眠不足。四五个人在一起住,难免有些打呼噜的。那一段时间,睡眠质量很不好!

与白羽平老师的合影(2013年10月底摄于右卫镇)。

晒晒帅哥——秦烨

身材高大、帅气的秦烨老师(近照)。

在俄罗斯写生的秦老师(近照)。

记得2015年暑假去大洼写生时,同车的刘宝新老师穿着短袖、短裤。我问他:“刘老师带长袖上衣和长裤了吗?夏天很晒,得注意!”刘老师说:“当年在生产队时,早已嗮出来了,没事的!”到了大洼没几天,刘老师手背便开始红了,疼了起来。后来,刘老师给晒伤了!

写生中的刘老师,注意他的手臂,已是红红的。

一月份在右玉画雪景——冷!

2015年1月27日早晨的气温,零下27度。

一直很想画画右玉的雪。

2015年1月20号左右,看右玉的天气预报,得知右玉(位于晋西北边陲,隶属于山西省朔州市)下雪了。给北京的蓝京华打电话,问他去右玉画雪景吗?京华说去。26号,我们在宋庄集合,开着他的标志车就往右玉奔。一路上还算顺利,快到右玉的高速上有些个别路上还有些雪,车有些打滑。到右玉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一下车,便觉得不是一般的冷。第二天起来,一出房间,啊!自己的脸皮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冷冷的风吹过来就像小锥子扎在脸上。知道右玉冷,我上身穿了两件羽绒服(一大一小)、羽绒裤。这冷冷的风立时就给钻透了!

早饭后,京华去启动车,楞是打了几次火,总算打着了。车载温度计显示当时气温是零下27度。呵呵......这是我第一次身处零下27度啊!

我们拿着相机先在城里拍了些照片。九点左右,京华开着车说是去个地势较为平缓的地方画画,雪不大,但进山不安全,于是往姬家沟方向去了。

走到一个村子附近,京华说:“忘了打开雪地模式了。”

好家伙,车子侧滑得更厉害了!更麻烦的事来了,车子一往前就自动刹车,挂上倒档吧,也是给刹住。折腾了半天,气得京华也不用雪地模式了,慢慢开吧。

我指着在我们旁边刚开过的面包车说:“你看,人家几万块钱的面包能呼呼地跑,也没看着绑防滑链。”

京华不说话,小心翼翼地开着车。

到了姬家沟,景不错!开始画吧。

往调色板上挤颜料,颜料硬的挤不动。京华说:“放到地上用脚踩。”

哦,这办法果然不错!

京华用丙烯画,最后,京华的做法证明:他白画了!为什么?画上去之后,就给冻住。拿到车上,温度高一化冻,颜料全流了!让人心疼啊!

哈哈,京华倒是挺乐观,他说:“不是说贵在体验和经历嘛。”

我画了两张小画,当时,画一会儿人就得跑一跑暖和一下。颜色干得拖不动画笔,只好多用油。

在右玉写生的我。

在右玉写生中蓝京华。注意他在零下十几度下用丙烯画,呵呵......知道后果吗?

    载入个人史册的画作——分享一下我的

这是可以载入我个人史册的两张画作。

    写生回来后,根据照片资料又画了几张。


付志强 《晋北雪塬》 40x160cm

付志强 《晋北腊月》 60x80cm


付志强 《晋北腊月》 60x80cm


付志强 《冬日下的西窑沟》 60x90cm

娄萧——你怎么绿了?

2015年的清明,王本起老师说沂水一个基地邀请他去画画,问我去吗?条件是一周管吃住,留一张画。我问:能带上朋友吗?行!

于是,我想起了娄萧——我大学同学,一个宿舍,上铺的兄弟。毕业二十多年后,这小子发了!他对车有偏好,有两辆悍马:一辆H2,一辆H3。自从与娄萧联系上后,他时不时给我打电话。我常怂恿他重拿画笔,找回当年对艺术追求。张望老师曾鼓励他画国画,也画了两天,他说:觉得画国画,没有画油画的那种感觉——色彩。(这小子,当年是我们班色彩第一。) 

一跟他说,他正好没有工程就一起去了。

另外同去的还有舒龙海。画了两天,龙海家里有事先回了。

到那里,基地是简陋了些!老板很热情!我们几个分别住下,第二天早上五点多一些娄萧就来闹我。起来一看,这小子脸色有些不对啊,脸怎么绿了?他一脸的痛苦状说:腰疼,昨晚吃的不好。就这样过了两天,竟然有一天晚饭后疼得他闹着让我开他的车去沂水县城。呵呵,咱不花钱就能开开悍马了。

到了县城,找县医院,找啊,找啊......只有急诊室有个大夫,还是个内科的。说得明天拍个片子,找骨科大夫得需要等等。没办法,回吧。看见路边有一个骨科门诊,挺小的一个门诊,娄萧让我掉头。这回可是有病乱求医了,门诊只有一个年纪较大的女大夫,娄萧看来真是受不了了,看见人家说:“你快给捋捋吧!”大夫说:“我年纪大了,捋不动了。给你开个膏药吧。”我们只好买上膏药往回赶,此时已是近晚上十一点了。

过了一天,娄萧说“咱们到沂南找孟岩吧。”好,也是好多年没见了。于是我们去了沂南。孟岩把我们安排在一个条件较好的宾馆,娄萧到了宾馆第一件事便是洗澡,洗着澡他就在里面嚷嚷起来了。怎么回事呢?原来这老兄睡觉喜欢裸睡,而基地的被褥掉颜色,把他给染绿了!是全身绿了!加上腰疼,把他给吓了一跳!后来回济南一查,椎间盘第四与第五突出。

我们外出写生,到了一个地方只能去适应那里,有什么吃什么,有什么就住什么。画家外出写生是艰苦的!不能苛求。有些个别画家要求有些高,这样难免与基地闹的不愉快。办写生基地,已是一些较为偏远、又有较好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地方的特色旅游项目了,绝大部分基地也是往更专业化上发展,吃住条件也是越来越好了。

后来,娄萧报了白老师的研修班,进步很大,还入选了几次全国性的展览,今年还获了奖。他还时不时的与别人说:是付志强让他重拾艺术,远离了吃喝,远离打牌!呵!付老师本事不小吧,让同学又重拾艺术了!

左起:王本起、邱野、娄萧、付志强。

以上与大家分享我的一些个人写生经历。画家,是一个听起来很浪漫的“职业”,可现实生活中的我们要面对许多困难。物质上的困难好克服,但在写生中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料的艰辛。我们的苦,我们知道!很多人不是专职画家,时间的自由对我们来说是个苛求,而没有时间,没有相对自由的心灵空间,对于有一定艺术追求的我们来说那是一种“痛苦”!世上从来难有两全其美之事!先这样吧。

我很喜欢许巍的那句歌词:我要像风一样的自由!

期待再次出发写生!

摄于2015年10月内蒙清水河县北堡乡。

付志强简介

1969年11月生。1993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获学士学位。中国致公党党员。1999年被评为山东省教学能手。2014年7月结业于北京画院白羽平油画工作室。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特邀委员,滨州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滨州市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作者:付志强    山东省北镇中学)

网友评论